Warning: trim()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string, object given in /shuju/www.bolaiedu.com/wp-includes/functions.php on line 1941
这可能是张艺谋迄今为止最令人惊艳的电影 – 海强说运营-个性阅读新媒体

这可能是张艺谋迄今为止最令人惊艳的电影

除了“人间杜嘉班纳”热巴,还有哪些小花能驾驭Dolce&Gabbana?
2018年10月9日
好身材需要释放
2018年10月16日

这可能是张艺谋迄今为止最令人惊艳的电影

只有一个:国师张艺谋

早在之前的威尼斯电影节首映上,这部电影就已经收获了诸多好评。

烂番茄新鲜度至今高达90%,被美国著名媒体《综艺》杂志评为2018年最值得期待的20部影片之一。

甚至有媒体盛赞说:

这可能是张艺谋迄今为止最令人惊艳的电影。

一时间,影迷纷纷感叹着,老谋子终于要重回巅峰了吗?

影Shadow

剧本三年,摄制一年,后期一年。

作为华语电影第一人张艺谋导演五年磨一剑的新作,他把《影》形容为自己“最想拍的故事”。

片名就道出了影片的方向,这是一个关于「影子」的故事。

所谓的影子,也就是正主的替身。替身的传奇自古有之,有刺杀,就有影子。

向来崇敬日本导演黑泽明的张艺谋,借鉴了黑泽明的名作《影子武士》的概念,拍了一部关于替身的电影。

作为替身的影子,是有其悲剧宿命的。

他的主要职责和使命就是帮主人躲避刺杀的危机,只要主人遇到危难,影子就必须挺身而出,替主人搏回一命。

在旁人眼中,影子又必须与主人互为一体,像孪生兄弟一样让人真假难辨;但作为替身,却永远不可能取代主人,必要的时候,替身只能成为牺牲品。

用张艺谋自己的话说:

我对替身的故事一直比较有兴趣,四十年前看黑泽明导演的《影子武士》,我当时就想,这样的替身故事,在中国过去历史中应该有很多吧,想着有一天我也想拍一个这样的故事 。

对于替身的宿命感的好奇,牵引着张艺谋的创作,直到他看到朱苏进的小说《三国·荆州》。

三国里的故事在国内可谓家喻户晓,但到了向来求新求变的张艺谋的手中,《影》变成了一部“以三国故事作为一个源头”的半架空虚构作品。

影片的主角有两位,一是狡黠腹黑的沛国都督子虞(邓超饰)。

子虞因为在战斗中身受重伤,不得已他藏身于斗室之中,逐渐变得形容枯槁,瘦骨嶙峋。

为了不让别人发现他身体上的问题,他找来了一个样貌与自己酷似的“影子”在朝堂之上替代他。

这个“影子”就是境州(邓超饰),他一袭白衣手持墨伞,身姿潇洒不凡。

可他却只是个替身,从八岁起就被子虞的叔父带回府中,秘密训练,成为了今天的影子。

而知晓替身的秘密的人,除了子虞之外,就只有他的妻子小艾(孙俪饰)。

身处男权斗争的混战圈子,他不得不帮助丈夫假意和替身一起生活,既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,但她又被赋予了清醒的一面。

事实上,随着相处,小艾似乎更倾心于境州,而不是她真正的丈夫子虞。

但作为权力体系下的傀儡,她也面临着爱情和婚姻之间的抉择。某种意义上,她和境州一样,都是在帝王将相权谋的夹缝中挣扎求生的“影子”

电影中的主人子虞和影子境州都是由演员邓超饰演,一人分饰两角,而且造型性格反差极大,相当具有挑战性。

从接下这部电影开始,邓超就开始疯狂健身增重,从72公斤增长到83多公斤,以保持肌肉时刻处于一个完美状态。

用他自己的话来说:

境州在前面等我,当那些肌肉填充到自己身体里的时候,表演就已经开始了。

更虐的是在境州的戏拍完后,邓超必须要在短短两个月内将自己从83公斤的壮汉饿到了63公斤的病态形象,以符合“子虞”那瘦骨嶙峋的人物形象。

当他分别以壮硕饱满和瘦骨嶙峋的形象出现在银幕中的时候,造成了接近于奇观的强烈反差感,以至于这种拼命三郎式的演出,获得了国外媒体众口一词的好评。

回归到电影本身来说,表面上看《影》是讲述了一个替身和真身之间的故事,邓超所饰演的两个角色曲折的命运发展是影片的主要核心。

但归根究底,电影的母题是关注「人性困境」和「自我觉醒」

作为替身的境州始终活在真身子虞的阴影里,经常会陷入自我怀疑:

我到底是谁?

而作为高高在上的权力操控者的子虞,看似享有一切,可当他把替身作为工具的同时,却同样也将自己与替身的命运绑在了一起。

就像“影子”一样,它依附于人体,因日光照射而生,无处不在却又如影随形,象征着电影中每个角色不为人知的阴暗面。

明处做人还是暗处做鬼,谁又是棋局中的棋子,将成为影片之中最大的悬念。

电影中的两位主角,无论子虞亦或境州,各自在肉体和灵魂上都有着缺陷。

子虞站在权力顶峰,却因为伤病被迫成为困兽,只能利用替身来执行自己的意志和行动,子虞和沛国在政治上才能保持稳定。

而境州在生理上看似更像是一个正常人,但作为替身,他没有自己的意志和情感,只能如同机器一般的执行主人的命令。

所以境州想要拥有自己的未来和人生,就必须拿回属于自己的身份,他和子虞之间必然面临一场生死抉择。

子虞和境州,真身与影子,一黑一白,一静一动。

如同太极图中的阴阳两面,相克而又相生,才构成了最完整的人性两面。

这种阴阳对立的电影美学表达,几乎涵盖了《影》这部电影的方方面面。

除了人物设定上的对立,电影中几乎随处可见各种传统东方阴阳哲学的表现——

从子虞和境州对决时所站太极图,到电影中随处可见的黑白围棋、水墨画式的写意灰暗色调,再到电影中故事当中的正邪较量、文武对峙。

这些极具形式感的东方美学表达,让这部《影》成为只有中国人才能拍出来的古装武侠大片。

电影的每一帧画面都像极了一幅别具中国韵味的水墨画卷,再加上留白写意的构图形式,飘逸出尘的人物形象,肃杀内敛的美学风格,让影片达到了形式与内容的高度统一。

就连影片的动作戏设计,也不再是追求传统武侠片凌厉快速的剪辑,而是讲究写意与柔美。

张艺谋甚至专门在影片中设计了一种名为「沛伞」的武器,来展现影片中以柔克刚的动作美学。

张艺谋曾在访谈中透露说:

这部电影并非一部全黑白影像的作品,而是选择控制色彩,用对物质的控制代替后期的褪色处理。所有的服装、道具、场景尽量呈现黑白化,最终达到像中国水墨画的感觉,但又不是纯黑白色的效果。

当游侠策马蓑衣昂然立身山水之间,当儒士泼墨挥毫游走庙堂之内,当战士马革裹尸驰骋于沙场之上。

影片的野心昭然若揭,显然张艺谋是想——

打造一部最为纯粹的东方美学武侠电影。

确实,《影》独特的水墨画风虽然看起来很不“张艺谋”。

但倘若我们回顾张艺谋三十多年的导演生涯,就会发现,作为导演的张艺谋一直在讲述中国人自己的故事,并试图将自己最擅长的东方美学传递给世界。

作为第五代导演的领军人物,张艺谋在中国影坛拥有着重要的地位。

他的作品经常集民族文化、社会思考、文化寻根和电影创新于一体,加上强烈张扬的的美学风格,因而呈现出一种独特的艺术境界。

然而这些年的老谋子其实屡屡陷入争议,尤其是新世纪以来,张艺谋和他的同辈们一度在资本的裹挟下,义无反顾似的杀入了商业大片的市场。

曾经活跃在欧洲三大电影节的张艺谋,在这些年里交出了《英雄》、《十面埋伏》、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这样的屡屡陷入争议的商业大片,在票房突飞猛进的同时,口碑却一路滑坡。

虽然间或穿插拍摄了《金陵十三钗》、《山楂树之恋》和《归来》等文艺片,但功力显然大不如前,更不用说《长城》这样套着中国风外壳的好莱坞B级片所遭遇的水土不服了。

但公允地说,已经68岁的张艺谋始终是中国电影圈的探索者,他没有安于自己当年的一点成绩,仍旧在不断的尝试各种类型。

即使像《长城》这样的试错,但他也乐观地表示:

中国导演在好莱坞拍一部使用中国资本的商业大片,这本身就是一次极具价值的尝试。

所以表姐在《影》中,看到的是张艺谋的一种突破自我的决心。

他放弃了以往作品中最为人称道的大红大艳的色彩美学,反而选择了看似朴实无华的黑白色调。

这种极简的画风,也恰恰映射了影片的主题——

人性的复杂,在于它不是非黑即白的。

就像电影中多次出现的水墨场景一样,中间部分那个流动的晕染开的丰富层次,就是人内心中复杂的东西。

张艺谋曾经在采访中解释过拍摄此片的初衷:

外国人看到这种类型的中国电影,就把它归到动作电影或者武侠电影上。

其实我觉得这个电影讲的是人性,它只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包装。我自己也喜欢讨论人性的故事。

海强看看看
海强看看看
对于互联网行业者而言,一个新的趋势正在形成:得移动者,得天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